演示站

舍得花200万在拍卖会拍下一只爱马仕手包的到底是些什么人

中国,香港——上周一,佳士得(香港)在一间人头攒动的拍卖间里举行了30周年拍卖会。紧密定制化的拍卖目录主打30件拍品,每一件拍品选择的依据都是它们在各自品类中的市场热度和出身,而涉及的品类则包括艺术品、古瓷器、珠宝、手表以及罕见的美酒。

当然,还有手包。

拍卖会上的明星之一是一款12英寸的爱马仕雾面喜马拉雅鳄鱼皮铂金手包,五金件部分是白金镶满245颗颜色为F级别的无色钻石,重量接近10克拉。它的预售价预计在19万美元(约合124.7万元人民币)到26万美元(约合170.6万元人民币)之间,被标榜为“全球最昂贵的手包”。

这件拍卖房只有站席,到场的人大部分来自大陆,也有少量来自中国台湾以及日本的收藏家。人们带着抑制不住的期待看着佳士得全球总裁彭凯南(Jussi Pylkkanen)站在主席台上主持拍卖,竞拍者很快就推动这款柏金包的价格超过了128679美元(约合100万港元)。短短四分钟,这只手包就出手了(卖给了一位私人藏家),一个记录就此诞生,卖价高达244490美元,而且这还是计算买家佣金之前的价格(总价为300168美元,约合197万元人民币,将将超过28万美元的标准零售价)。

爱马仕的一只铂金手包售价居然超过了属于清朝慈禧太后的一幅挂式卷轴(成交价100万港元),也超过了一只少见的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dome手表(成交价同样是100万港元),这本身就是一个证据,证明了这只手包所占据的神话一般的地位。

佳士得驻香港负责亚洲手包及配饰业务的国际总监林博明(Matthew Rubinger)说:“我们公司的伦敦办公室从1990年代开始把时尚用品纳入资产拍卖,2000年开始把当代手包纳入收藏品。”佳士得在线拍卖手袋获得成功之后,2014年在香港和巴黎开设了手袋及配饰部门。佳士得现在除了传统的拍卖,每年在香港举行两次手袋及佩饰拍卖会。

至于围绕着那款喜马拉雅柏金包(钻石的因素排除在外)引发的狂热,林博明说:“白色是最难得的鳄鱼皮颜色,因为必须彻底清除它天然的色素。”他说的是那种从灰色到百色的渐变色,灵感则来自于雄伟壮丽的群山。“而要找到一只从来没用过的手包甚至更少见”。

卖家是一位私人藏家,自从2008年以来就一直收藏着这只没有用过的柏金包。据信,这种包爱马仕的工作室每年只生产一两只。

林博明现在的工作焦点就是为他正在不断壮大的客户群物色手包,同时按照四个等级来评估这些委托产品的质量(全新的是一级,使用过的是四级)。他客户中许多人都是佳士得的客户,是珠宝和艺术品藏家,但来自亚洲的有钱主顾正在迅速推高需求。

“香奈儿在二级市场一直表现很好,我们同时也出售古驰和宝格丽,但爱马仕显然是领导者。”他说,同时还补充说,客户群“亚洲和欧洲各占一半”,其中许多都是回头客。

“我们之前的纪录保持者是一只35厘米的紫红色鳄鱼皮柏金包,硬件部分镶有钻石,当时的卖价是140万元,不含买家佣金。”他说(他指的是港元卖价),“个人定制款和珍奇的皮质永远受到欢迎。现在则是属于蜥蜴皮的时刻。”

或许把手包当成投资对一些人来说很荒谬,但对位于香港的投资银行家、收藏铂金包的陈爱薇(Emily Chan)来说,却是很划算的一笔投资。她拥有50多个这样的手包,都是以VIP身份从巴黎、香港以及东京的精品店里买来的,当然也有从二级市场通过拍卖买到手的。“铂金包对我来说即是一笔投资,也是一件时尚单品,”她说,“铂金包就像货币一样,随时可以变现。”

买包的所有渠道之中,她说:“我最喜欢拍卖会,因为你不是一个人在购物。”

她最喜欢的铂金包“毫无保留地”是喜马拉雅铂金包。“过去35年,铂金包的价格走势一直是往上走,表现甚至超出了黄金。”1993年开始收藏的陈爱薇说,“艺术品和珠宝也都是很好的投资,但它们的进入门槛要高得多,而且这类市场存在波动性。它们的流动性也不如铂金包。”

据买卖奢侈手包的在线平台baghunter.com提供的数据,过去35年间,铂金包的价值攀升了500%,未来10年还有望翻一番。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在拍卖行之外,从日本到美国弗罗里达的地区都冒出了一批经销商运营的铂金包二级市场。二手国际品牌商品销售连锁店柏欧福(Brand Off)在东京银座地区的旗舰店离爱马仕自己的旗舰精品店只有短短一段步行的距离,而巴黎卓越的经销商、收藏家广场的创始人洛伊克•博谢尔(Loic Bocher)则利用20万笔左右的拍卖交易结果开创了奢侈价格指数(LuxPrice Index),这个专门面向爱马仕以及腕表和珠宝的价格参照表。他通过遍布欧洲与爱马仕精品店有关系的买手网络获取手包,然后转手卖给中东和亚洲的主顾。他的展厅布置优雅,更像一个家,而不是一间精品店。厅里展示着一系列的爱马仕铂金包和凯莉包,同样也有香奈儿经典的2.55手包。

“根据我们的调研,我们知道,亚洲的主顾偏爱的尺寸要小一些,30厘米的那种,”博谢尔说,“欧洲的顾客则喜欢35厘米的。最受欢迎的颜色是米色、黑色和棕色。全新的、没有用过的铂金包,我们要比零售价涨价10%到20%。我们的客户总是在物色与众不同的东西。”

“我们有一款黑超铂金包,”他接着说,言语中指的是设计师让•保罗•高提耶(Jean Paul Gaultier)在任期间发行的一款五金配件为黑色的限量版手包,“我们买入之后几个小时之内就出手了。”

收藏家广场同时也在与拍卖行Artcurial合作,把质量格外出众、格外稀缺的藏品送到那里。

而在美国,位于弗罗里达州博卡拉顿市的经销商Privé Porter去年以29.8万美元(约合195.6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卖出了一只五金配件镶有钻石的红色鳄鱼皮铂金包。Privé Porter创始人杰夫•贝克(Jeff Berk)之前销售清算的奢侈手表,2012年才开始在eBay上销售铂金包。“我们的包引起了热烈的关注,”他这样说起自己卖掉的两只手包,“我和我妻子筹到25万美元投资了我们的第一批库存。它是一个不断巩固的过程,我们随后开始与VIP客户、时尚造型师以及其它在爱马仕从事相关工作的人们合作,获得稳定的手包供应。”

他说,贝克的客户60%来自美国,30%来自中东和亚洲,剩下的则来自南美。他的员工有五人,仓库库存的手包价值在150万美元左右(约合984.57万元人民币)。“铂金包就是与众不同,”他说,“它就好比拥有一辆梅赛德斯奔驰:关上车门的时候,梅赛德斯的声音听起来和丰田就是不一样。这也是爱马仕的顾客们心知肚明、愿意买账的一点。对我们的许多主顾来说,拥有这只包就是获得某种与众不同的优越感。”

2014年,美国德克萨斯州对冲基金大佬罗伯特•史密斯(Robert Smith)和他妻子、曾经在《名人学徒》(Celebrity Apprentice)中亮过相的花花公子兔女郎霍普•多拉齐克(Hope Dworaczyk)要求贝克为他们物色30只铂金包,在公司员工的圣诞聚会上大派送。(他们的预算是50万美元)。贝克说:“我们花了30天的功夫,但我们办到了。”

多拉齐克本人是爱马仕的VIP,她说:“我当时原本不指望它们能在圣诞聚会上有多成功。但我看到那辆装着铂金包的卡车开进来,我的脑子就晕了。”

所有这一切都使得下面的事情变得容易理解了一点:佳士得在上周三举行的拍卖会拍品里包括了200只手包(其中超过一半是铂金包),而这些手包在两天的拍卖中总计卖出了5044890美元(约合33113649元人民币)。

“随着手包的追踪变得越来越容易,它们的价值也在继续上升,越来越多的藏家开始把自己的手包当成一项资产,”林博明说,“就算不打算卖出的人也希望更好地理解这些藏品持久的价值。

赞 ()
分享到:更多 ()

相关推荐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页底部广告位3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